2018年12月15日   星期六
 首页>>文化古迹>>正文

宜州市怀远镇古坡画马岩

来源:饶永恒主编《宜州揽胜》    发布日期:2013-3-4 12:08:48

  
  从宜州市朔龙江上行,在九万大山余脉南端,临龙江与南岸凤凰山系相望,东距庆远府城今宜州市城区四十余里,西南距今怀远镇、历史上曾是怀远驿的重要商贸集散地十余里的云山和寨山一带,这里群峰玉立,嵯峨俊秀,山涧澄澈,竹木青葱。在云山和寨山南麓,有一于明末清初为避城市喧嚣从庆远府城鲍家巷举族迁移至此的村落,叫“古波屯”。该屯村民百分之九十以上姓鲍,后来又有杨、韦、覃等姓相继迁入,他们在此怡然自得,悄然度过了近400年的光阴。
  走进古波屯,第一个感觉便是扑面而至的古朴民风,无论你是谁,来了,村民总会引导你看古波的碧波绿水,翠竹古榕,古石桥和闾巷,还会向你介绍他们引以为豪的“云山北卫”摩崖刻石和石雕旗杆基座,或许,还会邀你入坐,奉为上宾,拿出方圆数十里地出了名的古波米酒相待……然后向你叙述风土,叙述鲍家巷的历史,以及不知道什么年代画在云山和寨山崖壁上的“百马图”。
  地处云山和寨山崖壁上的古波画马岩就是这样被两个执着的古文化探秘者发现的,在被村民称为“百马岩”的古波画马岩面前,他们不禁为之震动,首先意识到了岩画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
  迄今为止,已被发现的画面主要分布在古波屯的云山和屯境屯的寨山等六个不同地点,以云山牛腿岩和寨山岩两个点最为集中。在近约130平方米的崖壁上,共画有二百多匹形态各异的马,数十名古代兵士和与道教有关的人物、日月星象及文字。文中以落款方式留有覃贤一名,同时还有大明嘉靖、万历、崇祯等年号。最晚的一处年代则是清咸丰九年。
  古代宜州,自汉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与西北的敦煌、东南的端州同置郡县始,历代都为朝廷在西南边陲设置的重镇。历史上对夷间道的扼守,对蒙古军自云南东进的堵防,宜州都是要塞。为此,在东西两方向设置了宋铁城和明守御千户所两个强固的军事城池。而历史上的茶马古道,自云南向中原伸展时,有三条道路可通,一条经广西境内的特磨道入广西后进中原;一条经贵州然后分两路各入湖南五溪和蜀五尺道再进中原,再一条则经贵州罗甸入宜州至桂林而后抵京都,在这条西出云南、东至京都绵延数千里的古官道上,向西运去的是中国的丝帛盐茶,向东易入的是掸邦、天竺等国的宝货翡翠。在川流不息的商贸洪流中,历史著名的“宜州买马”即发生在罗甸通往宜州的古官道怀远驿上。
  “宜州买马”,缘出于中国历史上南北宋时期宋辽金元四个政权的对峙。在这个时期,宋朝特别是南宋,北方的领土已先后被辽金和蒙元等政权占有,宋王朝历来向北市购买军马的道路被隔断,由此,便开辟了自广西西出云南购买大理、吐蕃马的道路。其中一条买马的道路即在宜州经过并在此交割。由此形成的马匹交易传统,及至明清两朝仍在沿用。于是,在这条官道上,滇藏高原的牧马人赶着产自吐蕃、大理的马匹穿越不断的雪山,渡过数不尽的江水,带着一串串回响在蓝天白云间不歇息的马铃声向中原运送并在这里交易,然后自怀远驿向近在咫尺却隔河相望,三面环山一面临水,仅东西两个方向有狭小通衢的天然围牧场所——古波一带集中并加以驯练,然后充军马用。
  在古波,有两块各为“左走乡村,右走庆远”的将军箭,它们曾经立于怀远驿一段古官道左侧,如今它们浑身班驳,静静地躺在农家的房舍下,它却是昔日熙攘繁华景象的记录。戍边的军士和过往商旅借了它们的指引从不迷路,也借了它们的指引抵达省城、朝向京都。这两块将军箭,既是古官道的见证,也是开启我们对何处是昔日驯马基地思路的钥匙。
  地处古官道左侧的古波一带,正是“宜州买马”的集散地和驯练基地。古波崖壁画就是对上述历史场景的记述。这是一幅反映明朝中晚期以牧马、驯马、习武练兵为内容的军务生活写照,它向我们揭示了最迟至470多年前在宜州曾经存在过的军务场景,同时也印证了宜州作为古代军事重镇和商业口岸的史实。
  历史上透出的史实是这样,历史上存留下来的地名也为我们的考释提供了依据。
  古波方圆数十里范围内,有“屯境”、“马道”和“肯马”等地名,在今天的宜州行政区划中仍然在沿用。马道屯一位99岁郁姓老人曾叙说了他年轻时在这一带看到过的作为驯马用的沟壕和驯马场面,并且时至今日,人们还可以从纵横于田畴中的阡陌依稀看出沟壕的遗迹。今天的田畴,明清时期曾经是一大片优质草场,是牧马和驯马的天然场所。而“屯境”一名,则可得出曾经有过戍守和驻屯这一史事而得名作相应判断。“肯马”为状语,义为圈马的地方,这个地名同样说明了牧马与驯马的史实。走出古波,也在宜州境内,东南向约80里程的清潭圩独秀山画马岩(该画马岩所画的数十匹马画于清代,用同一种颜料朱砂绘制)近处,也有一称为“马道”的地名,清潭圩一位老人也描述了相似的故事,他叙说了在他祖上亲人中有一人因在马道上骑马驯练甩下马背跌断脚的事情。古波一带与马有关的地名为我们寻找牧马和驯马基地提供了力证。
  类似的地名,在宜州境内还有同德乡木便屯的马道,洛西镇祥马的马道,它们在历史上都曾经作为驯马习武的场所起过同样的作用。
  围绕着古波,还流传着许多与马相关的故事。在离古波不足三里地仅一山之隔的润峒屯,居住着汉、壮、仫佬三个民族,他们中的大多数都会向带着好奇心企图从中破译历史的探秘人讲述拴马柱和石化后留在山峰中一对马蹄印的故事。一位老人说,很久以前,这里云雾缭绕,绿草如茵,有很多马。其中一匹神马在云山的后山上踏出了两个马蹄印,一个踏得浅一点,一个踏得很深,从那时起,踏得很深的那个马蹄印就有了一股清泉。一位行人说,在润峒,东山一匹马,西山一匹马,两匹马都刻在了岩壁上。
  神话和传说是一面镜子,反照着已消失在岁月中的现实。在民间传说中关于马的故事和留在岩壁上关于马的形象便是反照,也像海市蜃楼那样,虽然轮廓模糊,时隐时现,但其所依托的却是一个真实世界,宜州古波画马岩就是这样一个世界。
  依据崖壁上存留的文字,文中的覃姓,是壮族四大姓氏之一,其族属应是壮族。宜州是古代壮族称谓的发祥地,范成大《桂海虞衡志》提及的“撞”,便是宋代庆远府,今天宜州市的壮族。这是壮族称谓的首次出现,今天生活在中国境内的壮族,其族称即源于此。《宋史•李增白列传》中所记在古代融州、庆远一带所征招兵员中的民丁、义丁、款丁、撞丁等,其中的撞丁指的也是壮族。并且说,在数种兵员中,“唯撞丁可用”。在此,不仅叙述了壮族族称的出处,期间还透出了壮族先民骁勇善战、坚韧刚烈的民族性格。作为中华民族守护卫疆的战士,壮族是民符其实的一员,覃贤也在此列之中。
  据此,从民族性格、民族属性及其服务所属军役性质、以及中国岩画研究中心主席陈兆复先生有关“在中国,岩画这部历史,主要是由少数民族先民所书画……它们的作者都是古代少数民族先民”的论述,覃贤等岩画作者,应该是这时期在古波一带屯戍和驯养军马的壮族军士。从时间看,画马岩最集中的画面主要完成于距今470至380年间,而其所有画面均以朱砂为颜料完成。在手法上则同时运用了涂绘法和线描法两种形式;风格上以涂绘完成的画面形象于古朴笨拙中蕴藏着厚实的功力,以线描完成的画面形象如行云流水但又表现出几分稚气。从整体造形看,可以看出,岩画自一万年前演绎至四百多年前,在画马岩作者的直观世界中已经渗入了人类在文明进程中不断升华的文化内涵。
  在作者笔下,所有的马和人物等都是现实生活的反映,画面中的马有的正在放牧,有的已系上了缰绳和鞍辔,有的在奔跑,有的在嬉戏,还有的正背负着军士在习武,人物中则有头戴具有明代特征的瓜形宽缘帽和身着戎装的士卒、军吏、官长以及民人和道士。他们中有的持弓,有的跨马,有的带剑,有的擎矛,还有的在祈福和祷告……活生生一幅古代牧马练兵的恢弘画卷。而画面中的日月星象,则是照耀在军士和民人所操持事业的光辉灿烂的生命之光,同时又是他们事业长盛不衰的保证。
  据此,我们大致可以得出这样的推断,古波画马岩与以马为主要描绘对象的崖壁画,其主要创作年代在明朝中晚期,即距今470~380年约90年内的时间,所叙说的历史事件是在古波一带驻屯的军士将从滇藏买入的马匹进行驯养,然后充作军马向朝廷输送或由朝廷征调的军务生活写照。而在此戍守和驯练的军士其族属主要是壮族。
  陈兆复先生说:“由于我国少数民族的文献资料极其缺乏,岩画就成为研究民族历史、民族迁徙、民族风俗极其珍贵的资料”。广西博物馆馆长蒋廷瑜先生说:“宜州地处桂西北,是古代壮族的发祥地之一,又是壮汉文化的交汇点。宜州首次发现崖壁画,填补了桂西北考古史上的一项空白,在研究壮族历史文化方面占有重要的地位”。
  








宜州举行民俗巡游大联...



东兰:“和谐邻里、长...



宜州市图书馆关爱留守...



宜州:开卷有益品味书...


Copyright 2013 WWW.HCWM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河池市委宣传部 河池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河池网承办
桂ICP备13001076号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