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4日   星期五
 首页>>文化名人>>正文

于成龙:罗城出去的第一廉....

来源:    发布日期:2013-3-4 15:15:45

  一
  
  明崇祯十二年,即1639年,于成龙取己卯科副榜贡生。然而,他并没有因此踏上仕途,直到顺治18年,即1661年,于成龙才以副榜贡生资格获补授广西罗城知县,时年45岁。
  
  是年5月初三,于成龙祭罢祖宗,举家拜别,挥泪南下。8月20日,经融县沙巩入了罗城。
  
  于成龙登高一望,只见“篙草弥目,无人行径,可怜黄茅直抵城下”,罗城的现实情景,要比他原先想象的恶劣荒凉得多!大清立国十八年间,第一任罗城知县许鸿儒和副将沈邦清被杀,第二任知县苗尔荫莅任不久竟挂印而去,第三任于成龙入了县城,一如郊外,居民六家,茅草数缘。寄居关夫子庙,安床于周仓背后,夜不瞑目,形同落荒宿庙的野客。第二天,他入署拜印,县衙既无大门,又无仪门,两墀尽是茅草,中堂三间草房,四面俱无墙壁,只好将就修搭,东边隔为客厅,西边隔为办公,中间一间作为住宅。
  
  于成龙赴罗城初仕,在某种意义上,正是儒家道统“内圣外王”的道德人格的生动体现,是一种理想人格的忠实实践。这种内外兼修的理想人格,既是对传统社会官僚理想的现实表达,又是对儒家修齐治平的德治思想的张扬。可以说,追慕和效仿古圣先贤的清官意识,构成了于成龙坚实的心理基础和文化基础。正是这样,他治罗城五年,生于九死之中,成自百炼之后,终于留下了千秋不朽的美名。
  
  二
  
  于成龙既不愿似前任挂印匿归,就只能是横下一条心来当知县。“奋不顾身为民而死,胜于瘴疠而死也!”这句带有悲壮色彩的话,同样带有临终遗言的意味。他枕下放刀,床头置枪,可见当时治安形势的严峻。
  
  南明王朝的义宁伯龙韬以柳城海山为据点,所部在柳城、罗城、融县一带坚持抗清。顺治十二年(1655年),龙韬攻占罗城,杀了清廷首任知县许鸿儒和副将沈邦清。南明军队与清军的战斗,一直到顺治十六年(1659年)才基本平息下来。然而散兵溃勇窜掳,强盗土匪横行,全境无一净土,吓得第二任知县苗尔荫挂印而去。于成龙清醒地认识到,明亡清兴,朝代更替,清廷只有改善统治集团的形象,增强统治集团的合法性,提升现政权的权威和信度,才能长治久安。作为执政重要基础的知县,既要打击一切反抗势力,又要抑制特权阶层的骄横枉法,化解社会的冲突和矛盾,平衡和整合各种利益,平抑普通民众积聚的不满和愤怒,才能实现有效的社会控制,实现善治。
  
  治乱须用重典。于成龙首先编制保甲,严禁携刀带枪,违者严办。一旦发现截路伤命的盗情,限期跟踪破案缉拿,斩首示众。接着他编练了一支团练,对于恃强顽抗者,坚决清剿。他抓到一个,就杀掉一个,不讲仁慈,完全是申、韩、商鞅一套铁的手腕。为了收到杀一儆百之效,于成龙还不惜采取生剥人皮的酷刑。罗城境内匪氛渐靖,但柳城西乡的一股氏族武装却频频窜来掳掠。于成龙决心督兵亲剿。按清廷例律,未奉命而越境征剿,即使获胜,亦属不赦。他慨然道:“奋不顾身,为民而死,胜于瘴病而死也。”于是发牌修路,刻日进兵。大兵压境,西乡“巨魁俯首乞恩讲和,抢掳男女牛只,尽行退回。”然而,这胜利却使于成龙频遭攻讦。幸好广西巡抚金光祖开明,不仅不怪罪他,“反厌各州县之请兵不已,报盗不休之为多事也”。
  
  于成龙这种铁腕治事的手段,几乎贯穿了他整个从政生涯。但是,于成龙并不认为“法令太严,有犯必杀”是施政良策。他始终坚持为政者要以国家的律、例、诏、谕为依据,不仅不可枉杀,就是对小案也要公正判决,不可伤及无辜。他在罗城写下的《欠债诬陷之妙判》、《土豪缠讼之妙批》、《胥吏作奸之妙批》等,其文笔之精练、剖析之入微、判处之公允,堪称经典判词名篇。
  
  《欠债诬陷之妙判》是这样的一案:明末,罗城人吕思义之祖父,曾借了同邑人陈敏生祖父的八十千文钱。入清之后,陈家穷得一贫如洗,吕家则因有军功而富得拥资百万。于成龙到任,陈敏生问吕思义还钱不得,遂大肆辱骂。陈之父曾任明军都尉,战死在桂林,他亦参加南明军队三年。吕思义被辱骂后,就借此控陈暗结江湖之徒,图谋作乱。于成龙在审案过程中,并不因吕思义首先归顺清朝,且“转战两粤”,立有军功而偏袒,也不因陈敏生曾“服兵明代”,反抗清兵而加重处分。而是深入调查,详加剖析。最后按律判吕诬告,但念其有功而免死,改杖二百,流放三千里,家资充公。所欠陈敏生的八十千文钱,由公家拨款归还。此案秉公一判,结果大获民心,亦成了经典案例。
  
  三
  
  康熙是少有的英明天子。他十分欣赏于成龙的社会声望和人格魅力,意识到这样的清官,应该成为朝廷推行官僚风范的标准和楷模。康熙二十年(1681年),他在懋勤殿召见于成龙,赏赐白银、良马,又赐诗勉励他始终如一,保持气节。
  
  这年十二月,于成龙升任两江总督。为了方便了解民情,简澄吏治,总督署门前不设岗哨,要拜见总督的人可以直入。这时距他初仕罗城整整20年了。然而,这种关心百姓疾苦的为政之道却是他始终如一奉行的。于成龙在罗城“一意与民休息,革大耗,减盐引”,是他减轻百姓负担、促进生产、意义深远的两项重大措施。
  
  所谓“革大耗”就是革除官府征收钱粮时以弥补损耗为名,所附加增收的额外负担。于成龙疾呼:“粤西地瘠民贫,钱粮不容拖欠,正宜惜民财以完公事。若徒加刻剥,则民多一分私费,朝廷少缺一份正项。以至严行追比,差役拷索,民号泣无数,必信贷以缓目前,迨至秋成虽丰,田中之禾先归债主。一遇岁欠,卖儿鬻女,奔走流离,是当亟加悯念。”他主张对困难户的粮赋要缓、减、免征。他说:“或孤单贫弱,或水火灾丧,一时力不能办者,许其具呈宽限。……即有艰难困苦者量免一、二。”
  
  于成龙的“减盐引”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清朝把盐税作为财政收入的大项。为了多得盐税就层层强迫摊派多销食盐,表面的理由是关心百姓,实际上是规定了各级官府的销售定额,这个定额是以“引”为单位,所以称为“盐引”。由于官盐经营不得法,价格很贵,百姓买不起,只好强行摊派,也就加重了百姓的负担。上头分配给罗城一年销售官盐700包,这对一个穷县来说是极重的负担。于成龙到罗城的第二年,就采取“区画户口粮盐之法”,使盐引减少了三分之二。过了两年,他又提出停止官府运盐卖盐,禁止官府勾结坐商垄断专卖,实施由“流商”运销食盐等三法,以解决盐价过高的问题。他说,这样做“流商可以薄利快销,民亦敢从而争之议之”,“非同官势强压”,“而盐可无一定之贵,价亦得量其有无,因其缓急,任其多寡,随便而多易之。……穷民一旦得食贱盐而销必多”。他写的《粤西引盐利弊议》,亦成了朝野称道的名篇。
  
  这是于成龙的高明之处。他看出用行政手段命令强迫民众高价买盐,销售量反而不多,按经济规律办事,让市场来调节,任由百姓议价买盐,商家薄利多销,不但能增加朝廷的盐税收入,而且还能消除百姓的不满。
  
  当时,驻扎在罗城的绿营兵,骄横无比,经常无端闯入村寨骚扰,勒索强要,白吃白喝。于成龙上书,严令约束。对于县衙吏员下乡办事,统由当地里长强迫乡民设酒宴招待的积年惯例,他下令取消,规定里长只负责催办粮税,不管上头来人的招待。至于除了正粮之外,那些五花八门的摊派,于成龙请求上司批准,减免了其中的大部分。对于像派工这样不能免的,则在年初就制定正式派单,尽量避免农忙时派工。派单一式两份,官民各执一份,按此执行。贴出布告,严禁额外摊派,违者,百姓可以抵制,还可告发。
  
  每年4月至9月是官府催交粮赋的月份,恰好也是春种秋收的季节。官家锣声一响,农户无不胆战心惊。筹钱纳粮者,往往耽误了农时;贫困艰难者,只好丢荒田地,弃家躲避出走。于成龙针对这种情况,上书上司,建议避开大忙季节,再征粮赋,免误生产。确有困难的,公布名单,实行减免。对于一些无理刁难,大斗大秤,非法多收百姓钱粮的吏员,于成龙规定,凡是送粮来的随到随收,尽量方便百姓。设置官校砝码,送粮者可以自行核对。有胆敢用大斗大秤私魁农民者,严加治处。他还经常亲自去各收粮点查访,监督执行。
  
  于成龙在设法减轻百姓赋税,发展生产的同时,十分重视劝教兴学,移风易俗,革除旧习。他设立养济院,救养孤寡,修建孔庙,开馆办学。他亲任教谕,登坛授课,为使民家子弟能更多人学,规定凡读书升学者,一律免除三年徭役。有人说,罗城文风昌盛,当自于成龙始。这话不假。
  
  四
  
  清官,顾名思义,就是廉洁自律、清正廉明的官员。然而,清官的内涵还有更深刻的意蕴。于成龙因为受到儒家正统思想的教育和熏陶,不仅不贪污、不腐败、不谋私,还具有坚定不移的政治信条和人生准则,以操守、气节和令名自期,拒绝一切诱惑,始终追求完善最高的理想人格。《罗城县志》道:“公尝自言,‘一生得力在令罗城’。盖其淡泊之操,坚危之节,始终不渝,已预定于此。”
  
  同历史上的许多清官一样,于成龙也是“强项令”,不阿谀逢迎,敢讲真话。他对朝廷加之于下级官吏头上的严刑峻法十分不满,指出“降罚接踵,恐吏不安而百姓愈危,地方滋扰,其关系非浅鲜也。”他在调离罗城时,上书广西巡抚,指出朝廷施政的十大弊端,包括“塘兵之骚扰”、“知府的权太重”,以及不注意处理国际关系,指出交趾(今越南)“强则跳梁抗争,势所不免”等十分敏感的问题,既表现了他的远见卓识,更表现了他不怕风险的勇气。
  
  廉洁刻苦是于成龙的最大特点。于成龙“经年不知食肉”,每天都是青菜白饭,菜还是自己在署中园内种的,因此也就落得个“于青菜”的外号。他“日食两餐,或日食一餐,读书堂上,坐卧堂下,毛头赤脚,无复官长体统。夜晚酒一壶,值钱四文,并无小菜,亦不用箸。读唐诗,写俚语,痛哭流涕,并不知杯内之为酒为泪也!”于成龙做了五年罗城知县,升任四川合州知府时,竟连路费也没有。广西巡抚对他说:“知道你穷苦,我为你凑盘费。”罗城县百姓知道县太爷穷,于成龙离开罗城之日,乡人“遮道呼号,追送数十里,一眇者独留不去。公问故,曰:‘民习星卜,度公橐中赀不能及千里,民技犹可资以行也。’公竟赖其力得达合州。”一个县官受百姓爱戴至此,不能不使人敬之崇之。
  
  于成龙任直隶巡抚时,一次回籍探亲,钱能求见。他两人从小一块玩耍,长大一块读书,后来又一同中举,更巧的是于成龙被授罗城知县时,钱能也被派任与罗城相邻的思恩(今环江县)当知县。有一年,于成龙回永宁探望病重的祖母,盘缠不多,只好用儿子从山西带来、中秋过节省下的半边腊鸭,做一路上的菜肴,为此还被人戏称为“半鸭知县”。于成龙回到家乡,恰逢钱能回来。钱为母亲树了一个辉煌的牌坊,同时又为母亲做六十大寿,大摆宴席,极为铺张排场。于成龙应邀前往,一进钱家就发现昔日的泥屋已变为豪宅,雕梁画栋,好不气派。他知道思恩也是穷县,钱能如此搜刮钱财,便语重心长道:“钱兄,为人在世,做官从政,千万不可丢了做人之本呀……”钱能听了,很不满意地说,发财靠本事,你当官清贫如此,何苦?顺口吟了一首打油诗道:“你我同朝为知县,你吃腊鸭只一半,破屋旧舍难人目,真在人前丢脸面。”时过境迁,今日的钱能,却是满脸菜色,衣衫褴褛,极为狼狈。他见了于成龙,吞吞吐吐一阵,才说明想到于成龙衙中谋个差事。原来这家伙因贪赃枉法,搜刮民财,鱼肉百姓,已被朝廷革职查办,家也被抄了,还险些被判入大狱。于成龙听了百感交集,只能唏嘘感叹。他是个不徇私情的人,当然不可留下钱能,但念及旧日情分,也送了些银两,资助他谋个正当的职业。临别,于成龙为了提醒这位旧友不可忘了前车之鉴,遂以从前钱能那首诗的韵,回赠了一首打油诗:“你我同僚是知县,任期不足我一半,清廉自律官之本,莫为乡亲丢脸面。”钱能羞愧万分,无地自容,喏喏退去。
  
  康熙23年,即公元1684年,于成龙逝世。谥清端。消息传出,整个江宁城一片悲哀,同僚差役失声痛哭,民间百姓自发悼念。人们在督署里发现,他的竹箧中只有粗蚕丝袍一套,靴带两件,盛米的瓦罐中只有米数升,盐和豆豉数碗,此外别无积蓄。于成龙做官二十三年,不愧是“天下廉吏第一”。(任君)
  








宜州举行民俗巡游大联...



东兰:“和谐邻里、长...



宜州市图书馆关爱留守...



宜州:开卷有益品味书...


Copyright 2013 WWW.HCWM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河池市委宣传部 河池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河池网承办
桂ICP备13001076号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