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首页>>文化名人>>正文

巴金:两经河池诉真情

来源:河池网    发布日期:2013-3-4 15:22:00

  巴金极重友情。他说过:“我靠友情生活,我的自下而上因为周围无数人的存在而有了光彩。”而小小的河池镇(1953年以前是河池县的县城),曾经被巴金称作他的“老朋友”,这使我感到十分的惊异和欣喜。
  
  抗日战争时期,巴金两次旅居河池。第一次是1941年9月中旬,他从昆明出发,途经贵阳南下,在河池小作逗留,然后在桂林筹办文化生活出版社桂林办事处。与他同行的是他的未婚妻、当时尚在西南联大英文系学习的肖珊,还有肖珊的一位同学王文焘。这次途经河池,他们到底停留了几天,我没见到确切的文字记载。不过,当巴金第二次来到河池的时候,他说:“河池,我还认得这个别了五个月的老朋友,它没有多大的改变。”(《别桂林及其他》)从“老朋友”的感觉上判断,大概总有好几天的观察流连,而不大可能只是匆匆一瞥。
  
  巴金第二次到河池,是1942年3月15日。这次是他一个人从桂林乘火车到金城江,再转乘汽车到河池的。他在河池住了四天,然后转道贵阳而赴重庆。在河池的四天里,他翻译了英国作家王尔德的童话《自私的巨人》,还创作了一篇散文《别桂林及其他》。《自私的巨人》是巴金翻译王尔德九篇童话的第一篇。
  
  至于《别桂林及其他》,约四千字,共分四则,每则的小标题分别是《别了,桂林的夜》、《在金桂通车中》、《金城江》、《河池》。那字里行间,充溢着时代的气氛和作家的感慨。特别是《河池》那一则,读来仿佛听到巴金对老朋友诉说真挚而温馨的絮语。他说:“这个小城只有一条石子铺的街道,商店、旅馆和一部分的机关就立在街的两旁。比起金城江来,这个小城朴素多了,人们不会相信金城江还是河池县管辖的一个地方。”他还说,他露宿在街头一家“比较干净”的旅社,房间临街,窗户很大,坐在窗下的桌子前,抬眼“可望见无云的蓝天”。因为“爱惜明媚的阳光”,他每天除了早晚散步之外,便坐在窗下写作。他写散步时所见的街景、夜市,写听到操着各地口音的街谈巷议,写潜流在朴素下面的动荡和不安,也写山脚路边绿树丛中群鸟的歌唱。3月18日傍晚,巴金对河池作告别的一游。他散步到小城的西郊,瞻仰了“丹池公路殉职工友纪念塔”,并掬出一瓣心香,祭奠那些为修筑这条公路而献身的平凡的人们。看着刻在纪念塔上众多的“陌生的名字”,他揩着眼泪默默祝祷:“明天我就要踏着你们的汗迹、血印往前走了。可是我又有什么报答你们呢?”第二天一早,巴金即乘坐一辆运载邮件的汽车西上贵州。给他送行的是河池的温暖的阳光。他是怀着友情离去的。这友情,是对朴素小城的留恋,是“公路殉职工友”给他的鞭策,是他漫长文学生涯中的一点纪念。
  
  巴金两度造访河池,距今已有半个多世纪。当年,他虽然只有三十七八岁,但是已因出版了《家》、《春》、《秋》“激流三部曲”而誉满天下。人间多奇迹。著作等身的巴金,无论生前身后,都是万方共仰的文坛泰斗。翻阅前些年出版的《巴金全集》,我偶然见到那些关于河池的文字,一下子就触动了久远的记忆。1947年秋天,我从乡间到河池读初中。学校就在小城西头的凤仪山下。从国文(语文)课本上我诵读了巴金的《繁星》,那篇散文的开头几句,现在也还能依稀记起:“我爱月夜,但我也爱星天……望着星天,我就会忘记一切,仿佛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文字可能小有出入。但我不想去查对,因为太准确了,就不像记忆。我觉得很可惜的是,当年我竟一点也不知道这篇课文的作者巴金到过河池,因此也就没有去探寻过他的住处。那家“比较干净”的旅社,那扇接纳“明媚阳光”的大窗,现在怎样了呢?这个问题,不知道有人能够回答不?








宜州举行民俗巡游大联...



东兰:“和谐邻里、长...



宜州市图书馆关爱留守...



宜州:开卷有益品味书...


Copyright 2013 WWW.HCWMW.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河池市委宣传部 河池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
河池网承办
桂ICP备13001076号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